花吃了夢

"你要知道,在漏包們眼裡,你一直是被偏愛的"

其實,你也是漏包啊!

我們懂的。😊😊😊



之前KB在直播時唱這首就超級喜歡!!真的沒有想到會成為生賀曲。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了!!!


(友情提醒:我B站是繁體版,又加上沒有更新,所以有些不同)

我的天,KB的空空如也.......他好適合這種歌型啊啊啊啊啊啊
我深陷他的聲音無法自拔啊啊啊啊啊,中間哼歌的地方我已經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安詳

為什麼KB的聲音那麼的好,對他的聲音沒有抵抗力啊啊啊啊,超級喜歡KB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愛他一輩子(´;ω;`)

今天下午知道哦漏也在武漢我也很激動啊啊啊啊啊

但冷靜過後又想到哦漏前幾天po的照片好像4/1就在武漢了,但KB不是4/4才來武漢的嗎?那哦漏是跟誰來玩的呢?而且還拍了騎車的照片,肯定是有別人陪的啊!

而且哦漏拍的金拱門早餐還是兩人份的,雖然不知道是餐點送來KB才去漫展,還是雖然是KB點的餐,但其實那不是他要吃的,而是給哦漏和別人吃的????

完了,我腦子已經偏向哦漏是跟別人來武漢玩好幾天,吃好料逛漢街,然後也許是住同個飯店,在飯店廁所拍了自拍。而今天早上吃KB點的早餐窩在飯店睡覺,下午沒事就跑去漫展找KB玩耍。

明明是正主在發糖,我為什麼可以聯想那麼多刀子......

【K漏】幻果_3


打的有些仓促,这章节我竟然打了5千2百多字,还来不及检查,之后有空再做吧...

我们KB!提前一天跟KB说生日快乐!!我爱你长长久久就像长寿麵一样长!!!(?)

前情提要:哦漏拥有一隻幻想KB表示可以酱样讷样做,但最后却听说KB离世了(人家生日,贺文这样好吗?




7.
学校的操场总是有青春蓬勃的学生驻场,耳边总是充斥着同学的欢乐声和打球的叫喊声。哦漏坐在操场外的席坐上,什麽也不做就静静地看着。

“漏漏。”对方叫着他,一屁股坐在哦漏旁边,一边抱怨,“卧槽今天也太热了吧!”

哦漏不用转头光听声音就知道坐在旁边的是KB。也只有KB叫的漏漏让他感到一丝甜蜜感,虽然其实是种错觉。

“要不我们去买个饮料吧。”哦漏回应他。

“好啊!这次你请客,上次我请你吃冰了。”KB笑着。

“锱铢必较。”哦漏用上课本刚出现的成语。

“承蒙夸奖不敢当。”KB秒回。

他们互看相视笑了起来。

那时是多麽单纯的时光,就只是,单纯地想一直在他身边。哦漏心想,志向不高的我这点愿望应该不难实现吧。

但关係却悄悄地产生变化。





“哦漏,”某个同学凑近哦漏,意味深长般说道, “你是不是跟KB在一起啦?”

“啊?没有啊。”哦漏式懵逼。

“你们上下课都走在一起啊,而且KB也一直叫你漏漏。”那同学还是继续逼问着他, “真的没有吗?”

“因为我们家刚好都在同个方向啊…而且大家也会叫我漏漏啊…”哦漏解释着。

“但他只叫你漏漏啊,别人他都叫名字。”那同学还是继续搞事。

正当哦漏开始有些为难时,另一个声音从后方响起:“我怎麽叫关你屁事。”

哦漏转身看向KB,虽然他的表情没有怒气,但眼神暗了几分。

“我...就好奇嘛。”那同学也被KB的口气吓到,但还是不怕死地说,“你们要是坦荡荡也不用怕别人说啊!”

“就是有你这种白痴TMD在乱说!”KB直接顶回去。




最后他们没有打起来,是哦漏赶紧把KB拉开。他也很惊讶KB会这麽激动。

其实连KB自己也没想到他会这麽情绪化。

他们两个跑到学校的花圃旁,KB看着那小池塘灭一灭刚刚的怒气。

“抱歉,吓到了吧。”KB反省了一秒,但一想到那同学的嘴脸,“MD我刚刚真的很想揍他。”

“别理他了,他本来就是没事找事。”哦漏安抚他。

虽然哦漏也很不喜欢那同学的口气,但他承认刚刚真的冒了一身冷汗。他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在别人眼裡那麽明显,以后得再注意了。他不希望他喜欢KB这件事被任何人发现,连KB他也不敢让他知道。

“而且,就像他说的。”哦漏笑着带着一丝勉强,“我们坦荡荡的,也不怕他们说啊。”

KB直直看向哦漏,缓缓开口:“嗯...是啊。”

哦漏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隔天KB照样跟着他一起上下学,照样一起读书一起聊天,但称呼却改回了“哦漏”。

他才发现,他们还是过不去。





“哦漏,我决定要去N大了。”
嗯,但好远啊。

“哦漏,好好照顾自己,别再乱吃东西闹肚子痛了。”
好的,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的,大概。

“哦漏......”
脑中他的声音一直循环着,哦漏只觉得心越来越冷。在大学这几年自己到底怎麽浑浑噩噩、居无定所般过日子的?为什麽就像是遗失了某个很重要的中心似呢?
其实哦漏心裡一直很清楚他缺少了什麽。

KB,能别离开我吗?





8.
哦漏张开眼睛,依旧是套房的天花板,但方位好像跟平常看的有些不一样,背后的感受让他知道他躺在硬质又有些微凉的地方上,也许是地板,哦漏心想。

刚刚那通电话瞬间让他的世界彻底改变,虽然时间依旧继续进行着,但哦漏觉得他的时间在那一刻停止转动了,他的心就像是停止跳动般逐渐变冷。

他缓缓起身,眼神空洞看着前方,仔细一看才发现KB蹲在他面前。

“哦漏你还好吗?”KB很紧张,“你刚刚昏倒了。”

哦漏恍神的看着眼前的KB,把高中KB的模样缓缓重叠起来。

哦漏看着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开口:“KB,你可以叫我一声漏漏吗?”

哦漏觉得他的精神已经到极限了。我承认我就是一个懦弱的人类,没有他我就像没有光一样,世界一切都是无趣无味的。

KB静静注视着哦漏,慢慢靠近他并双手捧在哦漏脸颊上,嘴唇轻轻地在他的额头碰了一下。这才缓缓地靠在他耳旁,用低沉的嗓音道:“漏。”

哦漏深深吸了口气,却抑制不住他的泪水,眼泪就顺势滑了下来,像毫无止尽般宣洩而下。

他不知道他有多麽渴望KB再这麽叫他,想不到再听到这句KB已经离开了他。

“我以为,我就这样看着你就很满足了。”哦漏流着泪抽了一口气, “我怎麽这麽笨,其实我根本没有拥有过你啊。”

一切都是幻想,一切都是不存在的。这些都是自己傻,自我满足,其实什麽的不是!
残忍的现实就是KB根本不知道哦漏有多喜欢他,不知道哦漏有多麽想念他。不知道哦漏多需要他。

不知道哦漏一直想待在他身边。





哦漏不知道哭了多久,KB就一直抱着他陪着他。

明明他们都知道哦漏是无法感觉到KB的碰触,但哦漏还是眷恋着KB的拥抱,而KB也把温柔完整的给了他。

KB等哦漏哭了没那麽激动后才缓缓开口:“......也许我还没有死。”

“什麽?”哦漏有点听不懂。

“我感觉身体在呼唤我。”KB解释。

“???”哦漏式懵逼,“你是说KB其实没有死吗?”

“嗯。”KB点头。

哦漏感觉听到了转机,高兴之馀但又觉得哪裡不太对,“那你是怎麽知道的?”

“......因为我是KB的灵魂啊。”KB挑眉。





9.
巴士的座位没有想像中的舒适,而且时不时还听到其他乘客的鼾声。哦漏感觉有些疲累,却心神不宁睡不着觉。

哦漏正在坐巴士。

车子正往KB那裡缓缓行驶着。不,严格来说是车子往”KB的肉体”迈进,”KB的灵魂”正在哦漏身旁。KB在他旁边略显无辜,但又不敢跟哦漏讲话。因为他被哦漏禁言了,当作是惩罚。

这得追溯前几个小时的盘问。

哦漏对KB那天大的回答给愣住了,“你是灵魂...?”

“嗯。”对方点头。

“那你为什麽在这边?”哦漏又问。

KB的表情变得非常丰富,感觉心裡拉扯很久才开口:“还不是你推的新番,”KB掩脸,“我看的时候笑的太开心,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下来敲到头。”

…...???什麽状况??

哦漏觉得黑人问号jpg.都不能表达他现在的懵逼。该先佩服自己果然猜对了,KB果真喜欢这部新番,还是该吐槽为什麽坐椅子做的好好的为什麽还会摔下来,这是在特技表演吗?

“我昏迷后就忽然灵魂出窍,我怎麽做都进不了身体。”KB解释,“我就跑来你这裡了。”

…...灵魂有这麽容易出窍吗?真的无法再吐槽更多了。而且跑来我这裡做什麽???找我索赔害你昏倒吗?觉得一向很有逻辑性的KB这时让他有些不懂了。

“啊不是,你不是该找办法救你自己吗?干嘛来我这呢?”哦漏问。

“但我听到你的呼喊啊,觉得你需要我。”KB诚恳地说着。

这让哦漏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了,只觉得KB很傻又有点感动到,心跳又漏了几拍。 “既然这样,你当初为什麽还说你是我幻想出来的?”

“因为,你当时的表情太傻了让我很想作弄你。”KB大笑。

“......”刚刚哪些感动都是幻觉,幻觉!哦漏脸黑了几分。

所以哦漏决定禁言他当作欺骗的惩罚。



在週週转转搭车之下他们来到了一间医院,至于怎麽知道KB人在这裡的,都亏哦漏有一隻KB探测器——KB灵魂。

“你可以说话了,辣鸡。”哦漏开口。

“不会吧,你不是还在生气吧?”KB表示无奈,他不知道哦漏反应这麽大。

“还不是你不珍惜你自己,什麽都比生命重要,”哦漏说, “你第一时间跟我说,我肯定跟你来这想办法让你回到身体裡啊!”

“......”可是你也很重要啊,KB心想。假如自己真的就这样傻的要命的方式离开世界,连最后都没见到哦漏一面,最后悔最遗憾的肯定是自己。

在这意外变成灵魂的期间,KB体悟到很多。他以前一直偷偷把哦漏放在心裡,那位置一直都没有变动过。尤其是在他妈妈问过他跟哦漏是不是很要好,甚至还追问是不是那种关係时,他就知道他没有勇气向大家甚至是哦漏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感情。但成为毫无实体,并且没有人看的到的状态时,这些烦恼变得毫无价值。其实人生苦短,你一直担心别人的脸色而不敢做自己的话,这样的人生还有什麽好拥有可言?

其实人都是在遵循本心活着才是活着。







哦漏跨步离开电梯,走向这层楼的某一间房门外。哦漏深呼一口气,故作镇定才转开门把。开门的瞬间捣起的微风吹起哦漏的浏海,房内的日光灯亮光让哦漏微微眯起眼睛。他缓缓走进去就看到他心心念念的目标。

那位吊着点滴,还带点轻微的呼吸声音,穿着医院标准病房服安静躺在病床上的人映入哦漏眼前。对方嘴唇有些苍白,但也许是因为房间的空调有些温暖,脸颊还是有点红润。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也不影响到他五官的俊俏。

哦漏有些动容,能再次见到KB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他无法用言语来说明当下的感动。

“KB,”哦漏转头看着身旁的灵魂,“你去试试看能不能回去身体吧。”

“......你就这麽希望我离开吗?”KB没有哦漏想像中那麽开心。

“为什麽是离开?你只是回去你该回到的地方啊。”哦漏有点不懂KB的逻辑了。

“听说灵魂出窍后再回到身体裡,会忘记灵魂时的记忆。”KB认真的看着他,“我不想忘记你。”

哦漏更不懂了:“你不会忘记我啊。”

“但我会忘记你喜欢我。”KB轻声说。

哦漏睁大眼睛,什麽也说不出话来。他心中一直隐藏的小秘密就这样被摊开来,而且是当事人直接说了出来,他该做出什麽表情才好。

“我......”哦漏无从谈起。

“哦漏,我希望,”KB深吸一口气,“假如我真的活下来,你到时可以主动让我知道这件事好吗?好让我回复你的感情。”

“你要回复我什麽?”哦漏有些茫然。

“回复一个现在的我无法给你的诺言。”KB答案呼之欲出。

KB现在不敢许下诺言,因为他只是虚无的灵魂,他没办法一直陪伴哦漏身边,也不能带给他承诺。虽然他不知道有多少重重障碍在等着他们,但他是真心想要跟哦漏在一起。

“......你很卑鄙。”哦漏抿起嘴巴,“你都不敢说的话要我先说。”

“因为我是辣鸡,你是我男神啊。”KB笑着。

“哦漏聚聚,等会见。”KB面对哦漏,扶着他的肩膀,在他额头轻轻一吻。






10.
哦漏站在KB家门外。

KB家在那社区裡某栋大楼裡,哦漏对路线已经熟了不能再熟了,好歹以前高中就经常跑来KB家裡玩耍,有时玩晚了还会留下来吃晚餐,所以KB的家人也都认识哦漏。
哦漏上了电梯才后知后觉地感觉有些紧张,明明就跟以前一样来找KB,怎麽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状况是有些不一样,因为KB终于醒来了。

昨天KB妈妈打电话告诉他KB醒了,原本哦漏要赶去医院探望的,KB妈妈赶紧说他们会直接带KB回家静养,不如隔天去KB家裡找他。

哦漏按了门铃响了一下,KB家门很快就打开了。

“哦漏,进来吧!KB在房间呢,我去叫他出来。”KB妈妈热情招待。

“不用麻烦啦阿姨,我自己去找他就好。”哦漏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他推开KB房门就看到那人就悠閒坐在床上休息。

KB抬头看到是哦漏就笑着,“来啦。”





其实KB灵魂回归身体后没有第一时间醒来,他依然沉睡好几天。原本哦漏是想陪在KB旁边的,但KB妈妈让他回去好好休息。

“我知道你很担心他,但身体也要顾。他醒过来我第一时间跟你说。”他的妈妈温柔又略带不能拒绝的口气跟哦漏说道,哦漏只好点头同意。

原来KB当时昏倒时就送到医院。医师诊断脑部撞击只是皮外伤,没有伤到脑部,身体并无大碍。但不知道为什麽就是醒不过来,而且一度到重度昏迷,医师也查不出所以然。而这消息却被其他同学散播出去后最后竟然被传成意外死亡,这也让KB妈妈很无奈:“不知情的同学寄了好多纸鹤和慰问品给他,这该佩服他平常在学校有多受欢迎吗。”

哦漏当时也是那个不知实际情况的人之一,他可以体会KB同学们吓傻的程度了。

“但你怎麽知道KB在这裡的呢?”KB妈妈忽然想到就问起哦漏。

“欸...他朋友跟我说的。”哦漏心虚地说。他的灵魂也算是他的朋友吧?哦漏觉得没毛病。

“哦,这样啊。”对方没有再追问下去。



此时哦漏思绪回到了现在,他站在KB房门口,看着活生生又对他笑的KB,哦漏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阵子真的经历太多以前都不曾想过会发生的事,他已经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哦漏走到KB床边, “以后不准再这样吓人了。”说完觉得语气太凶了,气缓了一下才开口: “......身体还好吗?”

“还好,没什麽问题。”KB轻鬆回答,没有被哦漏上句话影响到,“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麽了,感觉做了好长一个梦。”

“你还记得你梦了什麽吗?”哦漏有些紧张。

“没什麽印象。”KB说。

“这样啊…”哦漏低着头,就像当时灵魂KB说的,他的记忆果然没办法留下来。

“你看起来有话想跟我说,”KB探头,“是吗?”

“我......”哦漏开不了口,要他表白乾脆让他撞牆比较快。

“你不说的话,那我先说。”KB笑着,“哦漏,毕业后要不要一起去上海?两个人一起分摊房租比较划算。”

“啊?为啥要去上海?而且为什麽找我?”哦漏懵逼。

“因为我有面试新的公司在上海。”KB解释,“而且我的梦想就是能躺在喜欢的人的被窝裡啊,一起住不是比较快达成。”

这不是之前他自己说过的话吗?“你......”哦漏这才发现他又被耍了,“你明明就记得,又骗我你失忆!”

“因为等你告白还不如我自己来比较快,”KB靠近哦漏, “漏,愿意跟我一起住吗?”

“......流氓,约人合租居心叵测。”哦漏偏头。

“也只对你流氓。”KB偷偷亲了他脸颊一口。



KB妈妈端着茶在房门外面迟迟没有敲门进去。她忽然释怀了某件一直让她耿耿于怀的问题。经过这件事她有些想法也跟着改变了。就让着那小子吧,她心裡如此说。


之后,他们怎麽做也是他们遵循本心活着而已。








后面是我对KB的小表白,可以忽略不看。

我不是老粉,但真的探究真正粉上的时间也有一年半了。刚开始是被KB的伪装夫夫实况声音给吸引,之后就点开他的歌就离不开KB了(...)
真正粉上原因不明,但当时真的可以一整天无限循环KB的歌,而且被他的嗓音给深深着迷到我弟以为我卡到阴(不知道这词你们懂吗?)因为我真的没有那麽爱过一个歌手,而且还是网路歌手。
手机裡全是他的歌,那时抢到专辑也是兴奋不已,明明寄货要飘洋过海来台几乎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每天也都在等他的到来。
初期迷上他时最喜欢的歌是"欠一个拥抱",尤其是现场屏录的,特别有感觉。结果听了几遍才发现哦漏好像都在场...?就忽然脑补是不是唱给哦漏听的,结果就掉进K漏坑不打算爬起来了(笑)
KB其实年纪比我小,但我很佩服他小小年纪就那麽努力做一件事,有成就而且还有那麽多人支持他。我就只是
默默支持,默默听他的歌就觉得很开心,真心觉得能粉上KB很幸福。
祝我们KB永远天天快乐,希望一直看到你的笑容。







这篇ooc文就只是为了把梗写上,我其实只是想说,很多事因为我们的胆小,我们都会用想像来弥补现实的缺憾,但事实是残酷的,你闷在心裡的话别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对自己坦诚些,这样才会少些遗憾。
再次感谢阅读最后的你们。

【K漏】幻果_2

今天是KB的农曆生日,再度表白KB,我爱他爱的深沉!!!

终于又生出来一篇,比上篇长了!开心!

切记,严重ooc。




3.
哦漏面临一个难题。

他坐在早餐店裡,喝着奶茶发呆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人。
哦漏眼前的KB好像不存在似的,连早餐店老闆也只问他要吃点什么,压根没有看到KB一样。就像只有自己看的到KB,这种特殊感实在神奇。

“你干嘛不吃?想什么呢。”KB看哦漏一直发呆,提醒道,“吃完等等还要上课。”

“......”哦漏最让他困扰的不是探讨KB是不是自己的幻想,而是这KB太过于真实了,他的行为举止根本就是货真价实的KB啊!

这去学校路上KB走在他身边,和现在坐在对面,甚至是再更之前在自己的套房裡,哦漏都觉得有股莫名的尴尬和害羞。
这跟平常约吃饭感觉不一样,这个KB异常乖巧,而且也很顺从地跟着他,看他去哪就跟去哪。
真要说的话,哦漏心想,相处模式有点像高中那时,当时他们也是几乎是无时无刻走在一起(虽然当时几乎都是自己跟着KB走)。

此时KB忽然闯进他的世界裡,这让他心脏有些负荷不了。




“我说,”哦漏略带紧张地开口,“你是KB吧?”

此时KB一脸在看傻逼的神情看他。

“啊不是,”哦漏缓了一口,“那为什么只有我看的到你呢?”

“你早上不是在问我是不是你幻想出来的吗?”KB看着他。

“是啊。”哦漏想起当时在套房的确有这么说过。

“如果我说是呢?”KB魅惑一笑。

哦漏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4.
这个形影不离的KB让哦漏格外紧张,不管做什么事都会不自觉看他的反应,就连上课偷打瞌睡都不敢做,深怕他反感。

“我说你啊,”KB叹口气, “干嘛这么防备我。”

此时他们在图书馆,哦漏正在研读科目。其实哦漏平常下课后都是直接回套房的,但这次KB在旁边,是该假装努力看一下书了。

“......我也这么觉得,也许是好久没这样一起相处了吧。”哦漏无奈地说。

“以前在高中不是常常这样吗?”KB问,“还是你不喜欢?”

“没有!”哦漏赶紧说:“只是有些不习惯......”

KB看向他,徐徐开口:“好吧,只能等你习惯了。喔对了,”KB又笑了一下,“你在外面还是少跟我讲话,别人会以为你在自言自语。”

“......”我被别人当神经病不就是你害的吗!哦漏瞪他。





5.
哦漏发现这个KB虽然只有自己能看见,但自己还是无法碰触到他的。真的就像是想像出来似的。哦漏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精神疾病。

“干嘛想那么多,就当作是你太想我KB聚聚,上天知道后就赐一个帅气KB给你。”KB轻鬆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回到套房裡,哦漏开始分析为什么会想像出KB。连昨天的梦也跟着拿出来一一解析起来。KB还笑着回想起,当时吃串烧因为过了门禁他们被逼迫翻牆偷偷进去,结果被舍监逮个正着。

“...上天赐一个KB给我?”哦漏重複他说的话。

“是啊。”KB回。而且还是帅气的,KB补充。

这让哦漏想到,假如这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KB,这不是代表他可以拥有一个KB吗?

哦漏看向KB,笑着看他, “意思是说,你是我的吗?”

KB看着他的笑容感觉有点毛,但还是点头同意。

“有一件事我已经想很久了,你也会帮我达成吧?”哦漏笑容可掬。

KB觉得这笑容已经让他害怕,紧张地问: “你是要我做什么?”

哦漏跑上床躺好,并掀起被单对KB招手,“过来。”

…...是要做什么儿童不宜的事吗?!!!!KB这才发现有些不妙,但还是乖乖走了过去。(...)

哦漏让KB躺在他旁边,“你手伸直放在枕头这边。”

KB战战兢兢地照做。

此时哦漏就乖巧地躺在KB怀裡枕着他手臂上。

虽然无法真的碰触到KB,但哦漏仍觉得现在就是靠在他怀裡,近在眼前的KB是如此的真实,连他的眼睛裡都还能反射看到自己的模样。

“...你不知道我想KB躺我被窝想了多久。”哦漏感叹了起来,“现在终于实现了。”

KB沉默不语,久久才开口说:“......你觉得现实的我会拒绝你吗?”

“...难道不是吗?哪有正常人的愿望是想跟朋友躺在一起。”哦漏平静又带些颤抖的声音说道。

KB看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只说了早点睡就闭起眼睛。

哦漏却捨不得睡,他用眼神仔细地看着KB五官,内心描绘着他的神情,心裡渐渐充实起来。
他渐渐合起眼睛,他觉得今天是他这一生中最充满惊奇的时刻,应该没有什么事可以超越今天了。


但他不知道他醒来后还有一件更让他难以想像的事正将来临。




6.
闹钟无止境般照着频率响起,哦漏缓缓睁开眼,窗外的光已经照进房间,微微的光亮让房间明亮了一些。哦漏看着天花板还有些恍神,他转身过去就看到KB仍然躺在他身旁,眼神还直直看向他。

KB还是保持昨天的动作,唯一不同的是他表情有些严肃,但阳光的光线让他线条柔和许多。

“早安。”哦漏先开口问好。

“嗯,早。”KB慵懒地伸长另一隻没有被压住的手。

KB抬起头靠近哦漏,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哦漏都以为他下一秒会贴上来时,KB沉稳有带点磁性的声音说: “辣鸡,还不起来,是要枕我手臂多久?”

哦漏被他的气音弄得心裡有些痒,但还是很正经回答:“其实你直接拿开也没问题啊。”

因为他本来就没有实体嘛。

KB略带尴尬收回手臂。咳一声假装天下太平。


哦漏跟昨天的他已经不一样了,昨天对KB还有些尴尬害羞不自在,现在却像小孩子般黏着KB,总是对着KB傻笑,痴汉模式一览无遗。

“能别这么看我吗?傻逼。”KB抬起一手掩脸。

“因为很高兴啊。”哦漏笑着。

“...笨蛋。”KB决定不管了。

哦漏心情非常好上加好,没有什么事可以比拥有KB而值得高兴的了(虽然是一隻幻想的帅气KB)。

KB看着哦漏那么开心,就越不忍心跟他说实情。但,再不讲的话......

“哦漏,”KB低着头,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嗯?”哦漏清澈的眼睛看着他。

“其实...”KB正琢磨怎么解释时,哦漏的手机却不适时地响了起来。

哦漏只好先接起电话。

“喂?哦漏!”一接起电话,对方就激动地叫着他。

“啊?怎么了?”哦漏有点被吓到了。

“你知道KB,”对方顿了一下,听说昨天KB忽然走了。”

“...什么走了?”哦漏瞬间脑袋空白。

“忽然昏倒就离开了。”对方有点不知如何措辞,“总之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哦漏已经反应不过来,他呆呆看向眼前的人,KB面无表情不发一语。

哦漏只觉得世界渐渐崩塌,天旋地转,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












其实我很心疼他们,为什么我要这样搞他们(而且还逼他们ooc...((哭)

但我肯定是HE!(你确定?)

剩下的还在生产中...还没打完

一样感谢阅读。 :)

【K漏】幻果_1

KB生日快到了,在这裡偷偷表白KB。(羞)
预计到他生日前会打完全部。

故事很简单,打的比以往还要长了,终于不是短小如我了!(撒花)

切记,严重ooc。



**
正所谓夜有所思,夜有所梦,真的一点也不假,哦漏心想。
他躺在床偏着头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KB,对方就站在他床边不远处,视线也是往他那边看着。

哦漏真心觉得自己真的太想KB了,导致晚上做梦梦到KB,甚至醒来后竟然可以幻想出一个KB来。这,不是还在做梦吧?

KB直直看着他那原本吃惊到现在痴呆状态的表情,歪头缓缓道:“你看的到我?”

哦漏从床上跳起来,“!!!你竟然还会说话?!”



1.
这得从昨天开始说起。

哦漏最近在追一个新番,是一部搞笑番。故事大致上是讲一个男主的世界研发出一个神奇果,名叫 “幻果”,吃下后会依自己心裡想的理想条件和模样幻想出一个人物出来,那人物只有你能看到(因为是幻果从你脑子裡生根而幻想出来的),那幻想出的人(简称果人)会有自我意识。
起初果人不会说话,也许样貌是大人样,但心智却如同小孩般会依据你本身的智商和相处的亲密度而成长。简单来讲就是一个养成故事。

至于为什麽是搞笑番呢?因为男女主相处颇为神奇。女主,也就是男主的果人,她的样貌虽然是男主理想样貌甜美可爱,但她脑子总是好奇各种事物,例如她好奇自己的内在美,就掀衣服看,发现衣服下的自己TM是个肌肉男(因为男主还是处男,他想像不出女生裸体)。或者是想体验各种刺激体验(男主情绪会连结到果人身上),像是想知道高空弹跳是什麽滋味,就逼胆小的男主去跳看看,搞得男主花容失色(?)之类的。

哦漏觉得这部很有趣就推荐给KB。他有预感KB看了肯定笑的人仰马翻。

[看来你不用准备期末考啊],KB大约晚了几个小时才回他讯息,[还有时间看番]

哈哈...都忘记要考试了......哦漏尴尬笑了一下。
现在他们是大四生,虽然课程不多,但还是得写那地狱般的毕业论文,而且KB又有去打工,跟经常在宿舍悠閒度日的自己比,学习时间肯定比他还吃紧。

[我忘了]哦漏内心反省一秒。

[......拜託去看书吧姐姐]文字中显露KB的无奈。

[那你加油,不打扰你了]哦漏可不想耽误学霸学习。

[......]

[怎麽了?]哦漏不懂他的省略号什麽意思。

KB过了几分钟后才打上:
[放假后约时间出来吧]
[好久没见了]

哦漏看这两句不自觉嘴角上扬,迅速打字回复:
[好]


哦漏跟KB从高中就认识了,3年的同班情谊可不是说假的,他们总是默契十足,无话不谈,可说是很好的朋友。毕业后还是选择不同的大学,而且以地理位置来说真的不近,所以他们联络几乎都是用网路来联繫。

哦漏关上电脑乖乖躺在床上打算就寝。嗯…上次见KB是啥时?哦漏回想着。

好像是好几个月前的週末正好他们都有回家,就相约去吃饭。结果KB一看到他立马拉他去剪头髮,KB总是看不惯他的杀马特头,总是非常有意见。哦漏想起来又笑了起来。啊,好像真的很久没见了。

哦漏很想KB了。




2.
“傻逼,你再乱吃啊,又吃坏肚子了吧。”一个声音响起,还带着对方独特的浓厚的鼻音说道。

此时哦漏躺在床上。那床是以前高中时期经常出现的,上铺是床,正下方是书桌。

他用棉被把自己包的紧紧的,听到对方的调侃这才有气无力地掀起来看向对方。

“卧槽,你怎麽这麽虚弱啊,肚子是不是还痛着?”对方被他的惨白的脸给吓到,口气看似有些紧张了。

哦漏怕他太担心,缓缓地开口跟他解释:“不是痛着,是饿着。我一天没吃了...好想吃东西......”

站在哦漏面前的KB这才叹了口气,比起大学时期,现在的他脸还有些圆润,但还是不失帅气,“那干嘛不吃晚餐。”

“那时没胃口啊,但现在好饿。”哦漏无辜地说。

“......”活该饿着吧笨蛋。KB吐槽着。


最后看哦漏那麽可怜(而且还挑食不想吃泡麵),KB决定带哦漏去外面吃。

“但现在出去吃,回来肯定会超过门禁时间的。”哦漏知道高中门禁可是很严的。

“那你到底想不想出去吃。”KB直接了当。

“...想。”哦漏为了自己飢肠辘辘的肚子只好豁出去了。


因为时间晚了,附近麵摊已经收了,KB只好带他去吃串烧。
KB叫了几串他极力推荐的让哦漏嚐嚐。哦漏表示肚子饿时吃什麽都极好吃。忍不住又多吃了几串。

“慢点吃啊!不要又闹肚子痛。”KB提醒着。

哦漏看着眼前的KB,他的眼睛彷彿能带出比谁都还担心自己的眼神一样,让哦漏心裡暖了起来。

“谢谢你带我出来吃饭。”有你这个朋友真好,哦漏心想。

KB看向哦漏,又偏过头去:“傻逼。”

回宿舍的路上他们一前一后地走,晚上的气温有些微凉,但还算是舒爽。
哦漏看着KB的背影竟然有些恍神,他没多想就拿起手机拍下这一刻。
KB的肩膀当时还没有长宽,但身高已经拉长很多了,俨然就是一个小大人模样了。

哦漏却觉得这个人迷人得很。



哦漏睁开眼,天已经亮了,房间的天花板又变回自己租的套房那般。果然刚刚是在做梦,哦漏心想。

明明是好几年前的事,却好像是最近才发生的一样,还是很印象深刻。应该说,跟KB的高中时光是哦漏最开心的时候,难以忘怀。

哦漏忽然感觉房间有些动静,转过头就看到让他匪夷所思的事,KB站在他眼前。

他穿着轻便,站姿也是非常随意,就像平常KB的模样。
这时哦漏第一时间就知道他不是真的KB,只觉得是自己睡傻了,还在做梦。

哦漏甚至还联想到昨天看的搞笑番,自嘲自己竟然没吃幻果还可以幻想出一个KB来。

谁知道对面的KB却有了反应,歪头道,“你看的到我?”

“你竟然还会说话?!”哦漏吓到跳了起来。






大家应该看的还是一头雾水...下一篇应该会比较明朗些。

虽然标题叫幻果,但不是科幻片,就只是校园剧。(?)

搞笑番是我自己乱掰的,但其实要认真想剧情的话还真的蹦出一些脑洞。2333

预计是3篇结束。明天应该可以再出一篇!(对自己加油
ლ(╹◡╹ლ )

一样感谢阅读。

【k漏】接广告小能手

跟上篇一样伪现实向,勿上身真人,全靠脑补!!ooc。


KBShinya和哦漏正在录游戏实况。

这次是哦漏接的广告,但碍于自己没梗又怕场面太尴尬就找了KB一起录。

广告一些详细的细节他当时发在讯息裡一起分享,期间也有用网路电话联络KB。

“哦漏,你要啥时录实况?”KB声音总是保持那慵懒感,还带着浓厚的鼻音。
刚讲好要一起录,游戏帐密也都发给KB了,但他们迟迟没讲录的时间和地点。
“欸…...能去你家录吗?”哦漏问。
“......我以为你是要连麦录就好。”KB看来不知道会这麽麻烦,听口气感觉有点无奈。
“不行吗?”
“没有啊,可以。你这週末会回家吗?我这週会回去。”
“原本没有打算这週回,但为了你我决定这週回去了!到时约时间去你家。”
“......”到底是我接广告还是你接广告,积极点好吗?!金主爸爸会哭的!KB内心吐槽着。
KBShinya跟哦漏随意聊了一下就互道晚安就挂了。
KB呆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这游戏帐密,心想没事就玩玩看吧,多了解也不坏。


就到了现在正式录实况KB才感慨当时好险有小小玩了一下,这傻瓜对这游戏啥概念都没他多。

所以说,到底是我接广告还是你接广告啊?!KB无奈叹了口气。

因为自己说录实况要多开朗活泼点,哦漏的口气就很努力想表现出”我很开心”的语气,但KB还是听得出他小小的別扭,KB不禁又笑起他来。
“笑什麽,辣鸡。”现在实况正到休息阶段,他们先关上麦打算翻手机叫外卖吃,哦漏听到KB的笑声就直接怼了回去。
“你才辣鸡,实况这麽烂。”KB也怼的不遑多让。
“......”哦漏直接被怼的无话可说,乾脆认真查起外卖来,“KB,我想吃这个。”
“好,听哦漏聚聚的。”KB没意见直接同意。


KB家只有他们两个,现在哦漏等饭时才开始觉得家裡有点过于安静。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
平常没事时他们都会随便乱聊,但这次KB好像没啥反应,就自己看着手机。
“你在看什麽?”哦漏靠过去。
手机画面显示KB在跟别人聊天,那胖嘟嘟的手指熟练又迅速地打字。
“......我同事说年会想跳逐梦演艺圈,卧槽完全搞事。”KB的脸瞬间整个都不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哦漏笑的人仰马翻。
“卧槽我看你很开心啊。”KB瞪了他一眼,“我叫他们不要这首他们直接无视我!”
哦漏笑累了擦一下笑出的泪水,“你跟他们很要好啊。”
“还好吧,就同事啊。”KB随意的说。
“可是感觉你们感情不错啊。”哦漏轻轻地说。
KB看了他一眼,没有反驳又继续看起手机。


哦漏想起之前KB常常跟他聊到他的同事,KB聊起他们都非常有精神,大多是趣事比较多,KB几乎可以不换气一直吐槽他们的奇葩事。连哦漏都可以想像他们跟KB相处肯定很融洽很有趣,甚至......还觉得有点羡慕。

哦漏眼神和思绪不知道飘到哪裡,语气淡淡地说:“...我都还没看你跳舞过。”
…...这是在明示暗示什麽?KB看向有些低气压的哦漏,叹了口气,“等等录完游戏我练习跳看看可以了吧”
“你要跳那首?!”哦漏立马有了精神。
“总要练舞步啊,” KB挑眉,“但你得陪我练。”


哦漏直接忽视KB最后一句话。心情保持愉悦等到了外卖,愉悦地吃了饭(虽然不好吃),愉悦地录完游戏后半段,愉悦地等KB在研究那首歌的舞步。

那些前前后后的过程就不多说了,哦漏下的结论就是,看KB跳很有趣,但自己跳起来觉得异常的羞耻(尤其是某位逼他舞步要做的确实)。总之,今天真的过的很充实,哦漏累了。

“想不到看起来那麽简单的舞步跳起来会这麽累。”哦漏躺在沙发上摊着。
“MD完全不想练了。”KB痛恨跳舞。

他们互看忽然笑了起来。

“这下你满意了吗,哦漏聚聚?”KB略嘲笑的语气对着哦漏,就好像看透他那小心思。
“嗯...跳舞很满意了,不愧是KB聚聚说跳就跳,”哦漏点头,“但还有一个我很困扰。”
“还有什麽不满意?”KB抓头,“我跟同事他们是清白的,别多想。”
“噗,我又没说这个。”哦漏笑了起来,而且还说什麽清白哈哈哈,“我不会剪辑,KB可以帮我剪吗?”

“啥剪辑?”KB一时会意不过来。
“刚刚录的游戏啊。”哦漏愉快地回答,完全没觉得哪裡有问题。
“......”所以,真正到底是谁接广告啊?!KB心中翻了360度白眼好几圈。

哦漏看KB没反应就靠了过去,“好嘛,”略带些奶音,”播播?”
KB瞬间全身鸡皮疙瘩起来,一脸百般不情愿似的,”好啦,辣鸡。”

但哦漏不知道其实KB在一开始就想帮他剪屏了,能者多劳嘛,KB如此安慰自己。


所以,到底是我接广告还是你接广告啊?











没了,继续短小如我。(笑)
写这篇单纯就只是想看KB跳舞,但因为无法想像就一句带过去了...(你的初衷呢?!)
还有就是展现KB能者多劳之技能。
这篇是伪现实向,全靠我脑补。(膨胀 jpg.)
希望客官看的开心。
感谢阅读。

【k漏】心境转换的小能手


忽然有感而发,个人我是界定他们为友情向,客官就随意看看了。ooc。



[你又咋了?]
哦漏看着手机的讯息通知迟迟没有点开,就看着画面亮着到黑屏,过几秒手机又亮了起来:
[笨蛋我知道你在]
[辣鸡]

哦漏看着这讯息露出无奈的微微一笑,这才缓缓起身拿起手机开屏,到讯息介面反而不知道怎麽回复了。
[我刚刚在吃饭没看到你讯息]
嗯…假装自己在忙好了,哦漏想。

[你在家?]
对方很快回复了他。
这时就很佩服他打字的速度,真不愧是单身二十几年的手速。
[对啊]
哦漏正要打字找藉口说自己有事,假装跟他说晚点再聊,殊不知对方不给他这个机会。
[那你又在乱想什麽]
[每次回家就胡思乱想]
[傻逼]
……唉,KB式老妈子模式开启。

[我没事啦]
哦漏回。
[那你发啥傻逼文  你到底咋了]
对方快速回复他。
[就想到以前一些事...]
哦漏缓缓打上。
原以为对方也会像前面那样连环炮追问下去,但迟迟没有等到他的回复。

哦漏看着对方已读,自己之前明明不想多聊的反而开始打字解释起来。
[就看微博一些文章]
[觉得自己做事不够圆滑]
[跟人相处一直处不好]
[三观不一样的人就很难跟他好好相处]
[觉得自己包容力不够]
[很像一个小孩子不够成熟]
哦漏努力把当下的心情打出字,但打的零零落落,果然很难表示当时的心境。

啊,自己果然很爱胡思乱想,明明这些事情根本没什麽好打出来的,为什麽当时要发文呢,脑子哪根筋短路了吗?哦漏抓头苦恼了一下。

哦漏正要回复叫他别理我,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对方反而开始回复他了:

[这跟包容力没关係   你只是不想屈就别人]
[你只是想做你自己]
彷彿对方刚刚漫长的没反应只是在等他打完字。明明只打两行话,却让哦漏反复看了好几遍。


是不是每次自己乱想什麽都是KB带我拉回正轨,哦漏想,每次觉得自己很辣鸡,根本什麽都做不好,或者自己对自己失望时,好像都会被KB式的安慰给安抚到。

他不会像别人叫我别多想,或者否认我的懦弱,他用他自己的方法在叫我振作。哦漏开始想着,会不会其实自己会打出那篇文也许就想让KB看到,让他能平復他那脆弱孤寂的心态。

是不是有点计划通了?哦漏笑着。


对方看他一直没有回复又开始不耐烦的打字:
[傻逼你是吃饭吃傻了吗?]
[你以后再乱想]
[信不信我打爆你狗头]

哦漏看着又笑了起来。

[谢谢大姐姐如此关爱我(孔雀开屏快乐 jpg.)]
哦漏愉快的回复。

[...怕不是你是要我现在冲过去让你飞上天(你是不是傻 jpg.)]
对方也表示关爱傻逼从你我做起。


KBShinya看着手机屏幕不禁鬆了口气。
那个笨蛋每次都这样让人不省心,之前有女朋友时至少有她能回复他那智障式发文(但效果不彰,只看到花式秀恩爱)。现在好像这担子变成他来搞定了。KB在想,假如他不理会哦漏,他是不是会更埋进他那小圈圈裡没打算出来了。
唉,这时就很希望他能艹粉什麽的,至少有人能关爱那个傻逼。
……我在想什麽啊!我们三观正当人设不能垮!!驳回驳回。KB也开始觉得哦漏的胡思乱想也传染到他了,心中不禁开始又唸骂起哦漏来。

唉,舍我其谁。
KB无奈笑了一下。








没了,短小如我。(笑)
前阵子看到一些感情观念的微博,觉得有些人很重视双方两人的三观是否相似,或者是有些人早已看淡感情,不强求感情觉得自己也可以过的很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也有自己私下不想给人接触的伤疤。
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越想越觉得K漏两位的个性突然鲜明了起来,于是就打出这一段短篇。
也许是在纪念他们的友谊带给我的感动。
对话和心境的描写也许你们看起来觉得句子不顺畅(因为口语我学不来啊!),就,随意看吧!
感谢阅读。

生活在現實不情願,生活在夢中不實際,啊,要是存在一個人人都能快樂又不再有爭吵誤會敵對冷戰的地方該有多好,

做夢最快。:-)